bti体育平台 > bti官网 > 文章页

超越神话会员注册 日本明治维新另一面:明治天皇唯一真正精通的学问是“儒学”

超越神话会员注册 日本明治维新另一面:明治天皇唯一真正精通的学问是“儒学”

超越神话会员注册,作者兰台,系头条签约作者

现在一谈到明治维新,我们首先想到的就是日本通过明治维新向西方学习先进技术和思想,成功实现了国家近代化,在甲午战争、日俄战争接连获得胜利,成为二战以前唯一成功成为“列强”的非欧美国家。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日本明治维新对外强调引进学习欧美技术同时,对内进行了一场无声无息,却触目惊心的“儒学复兴”运动,而最终,在天皇多次亲自干预下,儒学成为了日本最大显学,成为了日本二战前教育的指导核心。

为什么明治维新的日本对内会演变成一场轰轰烈烈的“儒学复辟”运动呢?

这要从日本天皇说起。

在明治维新以前,日本天皇在日本真正的地位其实更类似于清帝国衍圣公,天皇几乎不承担任何实际政务。

这个不承担实际政务到什么程度呢?

大家知道,传统儒学理论里把彗星掠过天空视作不祥之兆,要求君主沐浴斋戒反省避位。

京都御所

可是在明治维新之前,沐浴斋戒反省避位的不是天皇而是幕府将军。

在德川幕府时代,天皇“惨”到什么程度?

每年元旦日,天皇会在京都接受大臣朝拜,但在幕府时代这基本上是天皇和大臣们自娱自乐,所以天皇干脆买起了门票,只要买得起门票,平民也可以进入皇宫,有专门座位看天皇和大臣们是如何穿戴朝服进行参拜的。由于太像看戏了,幕府都看不下去,觉得丢人,多次严令天皇不能再卖门票了,可是天皇收入本来就不多,门票可是一大笔收入,所以天皇难得硬气了一把,和幕府硬顶,说要么幕府把门票钱给补上,要么就不能阻止天皇“与民同乐”。

幕府一想,反正丢人的是你不是我,干脆让天皇照旧了。

但是明治维新改变了天皇是完全傀儡的情况。

众所周知,日本维新派是打着“尊王攘夷”的旗号推翻了德川幕府在日本的统治的,我们今天人认为“尊王”不过是一句口号,天皇不过是一个幌子,但是由于伊藤博文为代表的维新派为了证明推翻德川幕府实行维新变法的正确,所以不得不把“尊王”放到非常高的位置,也就是实际给予了天皇不少实权。

这和明治维新以前完全不一样。

今天我们一提起明治维新,大家首先想到的是伊藤博文,看过《浪客剑心》动画片的朋友可能还会知道大久保利通、桂小五郎、山县有朋这些维新派人士,但事实上由于维新派打着“尊王”的旗号,就不能不让天皇拥有一定程度的实权,而天皇一旦拥有某种程度的权力,那么围绕在他身边的人自然就形成了一个“宫中”小集团。

而又由于维新派本身也不是铁板一块,本身是有多股势力集合,所以明治维新后难免有政治失意者,而这些维新派中的失意者因为不甘心失败,又跑去和天皇“宫中”小集团合流,用“尊王”这杆大旗来和维新派胜利者捣乱,所以这就让天皇以及他的“宫中”集团无形中拥有了许多实质性权力。

元田永孚,他是明治时代唯一可以穿着和服觐见明治天皇的人。

而“宫中”小集团里最具有代表性的人物当属“帝师”元田永孚。

元田永孚,出身于肥后(今天日本九州),父亲是熊本藩士。早入藩校时习馆师从横井小楠,明治3年(1870年)为藩知事细川护久的侍读。翌年出仕宫内省,为明治天皇的侍讲。明治10年在宫内省于天皇侧近设置侍补职,成为明治天皇的帝师和私人顾问。

他也是当时日本唯一可以穿和服见明治天皇的人。

《神话与历史真实中的明治天皇》一书曾经提到,明治天皇真正精通的学问是儒学,“天皇真正学习过的学问主要是元田永孚阐释的儒家传统”“他无疑信奉神道教,但却很少参拜神社……他认为信奉神道教要次于敬拜祖先……他自己对佛教漠不关心,甚至有敌对情绪。”

当然,元田永孚所传授的儒学并不是学术意义上的儒学,更类似于帝王学与儒学的混合体,明治天皇和元田永孚所提倡的儒学和东乡平八郎所推崇的“阳明心学”还是有很大不同的,明治天皇和元田永孚所推崇的儒学更接近理学和法家学说,讲究推崇无条件“忠君爱国”。

和伊藤博文为代表维新人士在明治维新后推动日本全面学习西方技术和知识不同,明治天皇和他的“宫中”集团在明治维新后一直在推动“无条件忠君爱国”的儒学在日本的复兴。

至于如何复兴,我们下次再讲。

 

今日热点

特别推荐

栏目最新